autismpartnership_article_nicole_the-role-a-shadow-teacher

影子老師伴自閉症兒童上學 引導學習社交技巧助融入群體

孩子有自閉傾向,家長要尋求支援,輪候政府的評估和治療服務需時,特殊學校學位亦嚴重不足。不少家長為了及早讓孩子接受治療,唯有自掏腰包選擇其他私營機構及專科的服務。當中有一對一的密集式治療,亦有社交技能小組。當自閉症孩子的情況有改善,「影子老師」便擔當著幫助他們順利融入主流學校的重要一環。 影子,即是暗地裏跟著別人的步伐走,那麼影子老師的角色及工作又會是怎樣呢?
擁有13年影子老師及行為分析治療經驗的郭雅瑜(Nicole)指,自閉症兒童通常會在行為、語言溝通和社交三方面遇到困難。「例如他們會發脾氣,接受不了轉變,有很多自我刺激行為,令他們未能專心上課;他們不理解別人的說話,又未能好好表達自己,以致社交方面有缺失,未能建立好互動關係、會較被動。」

先一對一 情況穩定再重回校園

在Nicole的服務機構中,一般都是家長在學前班發現子女有自閉症徵兆,或者已經確診有自閉症,然後尋求治療。當治療師發現孩子有行為、語言溝通和社交三方面的問題,而難以融入群體校園生活中,就會開始一對一治療。當孩子有顯著進步、表現平穩時,治療師就會讓他嘗試重回校園或其他群體環境。



自閉兒需分拆技巧逐步學習

為什麼在眾多特殊教育需要種類中,自閉症兒童特別需要有影子老師的幫助呢?Nicole解釋,自閉症兒童的學習途徑跟一般孩子不同,他們需要成年人幫忙分析、分拆主動自學、社交遊戲、語言溝通等技巧,讓他們循序漸進地學習每個細微步驟。

例子如下:

A. 學習識別向人提出請求的時機、不要打斷對方

1. 走近對方
2. 識別對方是否在忙
3. 如果對方沒有在忙,可以說「我想……」
4. 安靜等待對方的回應
5. 得到對方回應後,拿起物件,向對方說「謝謝」

B. 學習輪流玩(蛇棋遊戲)

1. 學生依照擲到的數字往前進
2. 等待並繼續留意玩伴
4. 玩伴的棋子前進後,到學生擲骰子

C. 不亂碰老師的教材

1. 老師把學生不太感興趣的教材放在桌子上
2. 老師把學生很感興趣的教材放在桌子上
3. 學生走向放有教材的桌子旁邊坐下
4. 學生經過放有教材的桌子
5. 學生經過貼有或放有教才的牆壁或櫃子



為自閉兒尋找「動力」將技巧泛化

當自閉症兒童在一對一治療中順利完成基本必需技巧,最重要的一步就是要將它們泛化到另一個環境。Nicole指,自閉兒本身的興趣狹窄,做大部分事情的動力都較低,以致本身在一對一環境下可以完成的技巧,在另一個環境下未能完成。「例如一般小朋友都重視老師的讚賞,想做最了不起的學生;對校園中很多事物都感興趣,充滿學習的動力。但自閉兒去到群體環境『無欲無求』時,很多技巧明明他已經學懂但做不出來。」所以他們需要一個熟悉自己的影子老師,為他們找出一個最合適的學習動機。

通常開始服務前,影子老師會跟學校校長、老師、一對一治療顧問和家長開會,溝通好服務的目的、影子老師的角色。為了保持低調,影子老師通常都會扮演學校的助理,同時照顧治療對象以外的學生,自然地融入課室之中,以免其他學生覺得該位同學有異。另外,有時影子老師需要借助其他同學協助製造機會,讓治療對象練習泛化技巧。例如請同學跟他聊聊天,訓練他適當地回應別人。這些都需要得到校方理解和同意。



影子老師與一對一治療交替進行

各方都配合好後,影子老師就會在課堂上觀察治療對象在學校中的強處和弱處。根據Nicole的經驗,「自閉症小朋友比較固執,有好多自己的想法,不太願接受別人意見。例如有個小朋友很喜歡出去學校的戶外空間玩耍,時間到老師召集學生時,他不肯服從,就會出現賴在地上、大叫的行為。」

整個過程中,影子老師會向治療顧問匯報他所觀察到的偏差行為和問題,讓小朋友在一對一治療時可作針對性訓練。在一對一訓練好後,又會由影子老師負責協助小朋友將技巧帶到校園之中。通常影子老師服務和一對一治療的比例是:一日六小時,各部分佔三小時。他們會有系統地制訂治療時間表,設立短期和長期目標,每週由治療顧問監督及仔細跟進個案,然後每月檢討治療成果。

Nicole強調,在校園環境的泛化練習中,讓小朋友自己親身完成是最為重要。其他老師看到小朋友不回應別人時,可能會催促他「你快回應別人吧!」;當小朋友聽不懂老師的講課時,又會急不及待為他作簡短解釋。這些都是即時令小朋友在當下的環境中看上去比較融入其中的方法,但不能助他學習獨立。「小朋友要自己落手落腳去做,取得經驗、成果才可再塑造出他下一次的行為。這會令他們更有成功感、自信心,成功率較高。」

早介入早離開最理想

Nicole建議小朋友愈早介入治療愈好,因為幼稚園通常比較包容、功課量較少、社交行為較容易處理;K3升小一的階段,小朋友要適應全日制上課和功課量就會比較影響其表現。而愈早離開個案是他們最大的目標,不過治療時間的長短要視乎個案的能力程度。她表示最快試過兩三個月就可以撤走,但有些要以年計算。而撤走方式不是「一刀切」,可能三小時中本身有五個環節,先在小朋友比較能獨立處理的三個環節中撤走。



影子老師成功之道:見微知著

現時身為治療顧問的Nicole認為,影子老師最需要敏銳的觀察力和分析能力,洞悉到小朋友的行為背後有什麼原因和意圖。「例如小朋友覺得賴在地上是想人知道他想繼續玩,影子老師要分析到小朋友的行為才可制訂具體的教學目標,教導小朋友用適合的方式提出要求。例如簡單直接地跟老師說『我想繼續玩』。」如果影子老師未能見微知著,只會大海撈針,未能為小朋友作出有效的治療。

Nicole曾經遇到一個從K1開始接受治療的個案,他出現了所有自閉症的行為問題。去到某一個階段,他要參與學校K1的表演,雖然他不是表現得最優秀,但媽媽在台下也感動落淚。「對於一個媽媽來說,子女可以跟其他小朋友看起來並無差異,即使只是短時間都會好開心好感動。」這是她經常提醒自己的初衷。

原文: 香港01 – 影子老師伴自閉症兒童上學 引導學習社交技巧助融入群體

郭雅瑜小姐 (Autism Partnership 行為分析治療課程監督)
郭雅瑜小姐
郭雅瑜小姐擁有香港城市大學社會科學碩士(輔導學)學位。於2006年加入AP,出任行為分析治療主任一職,負責帶領社交小組、一對一治療、輔助主流學校進行影子計劃及培訓家長。於2011年,她加入愛培學校並擔任教導主任,為學校開設廣東話班,推行個別化教育計劃、監督行為治療計劃及設計課堂活動。郭雅瑜小姐於2015年返回AP香港辦事處,擔任行為分析治療課程監督,負責個案監督及支援家長。
請分享,讓更多人了解自閉症及學習更多應用行為分析( ABA)的治療技巧。
Facebook: APautism
微信號: AutismPartnership_HK

更多文章

更多有關ABA治療服務

Related Articles